釋彌犬士

不會色彩🖕長命百歲

我是他最永久的敌人,
亦是他最遥远的爱人。